筆潭居士:

 

不久前見到一首好詩

 

是由成大現文所畢業的系友陳懿安所寫的<你在水裡波光粼粼>

 

有感而發之際 也寫了一篇短品 在此獻給各位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〈夢見一個愛作夢的人〉

 

    又是忙碌的一天。我拖著疲累的身軀,離開公司。

 

    晚上十點的台北街頭仍充滿了生命力:霓虹燈閃爍、人群聲喧鬧,宣揚著生命的美好。但我就像一台真空管廣播機試圖接收FM的頻道,顯得落伍又可笑;我學著趙人的步伐,卻連路邊的野狗都無法追上。

 

    厭惡著這樣的現實,我邁開腳步朝著暗巷行去。遠離濃稠的鏽銅味,我貪婪地嗅著帶有原始氣味的郊區空氣。在這裡,我可以不顧世俗的眼光,解開令人窒息的領結、踏著自己的腳步;抽一口頹廢的菸、吐出一團迷幻。我沒有方向的漫步行走,直到一座高牆擋住我的去路。牆內傳來海的呼喚聲,為一瞥另一邊的世界,我蛻去西裝與皮鞋,攀過那道難以跨越的圍牆。

 

    寧靜的海邊,夜晚已經在此入眠;空無一物的沙灘,有著脫俗的美感。雙手舀起一瓢純淨的海水,拍在臉上,洗滌了心靈。

 

    一名小女孩從朦朧的海霧中走來,手中握著傳統的枝仔冰,滋潤著櫻紅的雙唇。無邪的貓眼看著孤單的月亮,她抓起一把沙灑向空中,化成星星點綴著萬里無雲的夜空;充滿創作力的雙手將四周的雲霧集中在胸前,用吃完的枝仔冰木棒捲成綿密蓬鬆的棉花糖,少了台糖的加工品,口味略顯清淡。

 

    妳仍不捨丟掉手中的木棒,晃晃機靈的腦袋,將木棒折斷成幾截如種子般大小的片段,埋入沙土中,並灑上海水。妳說,有一天它們會長出鮮綠的嫩芽,長成美麗的花朵,為這片海岸帶來生命力。妳期待著,這美妙的一天。

 

    海的盡頭閃著魚肚白,一高一矮的身軀並肩站在海邊。小女孩比比水中的倒影,水中只浮現天真的臉龐,當我轉頭看著妳,妳已消散在雲霧之中。

 

    走到圍牆邊,我依戀的回望這片海洋,驚嘆著這裡的遼闊,困惑牆內牆外的定位。

 

    從這邊翻牆似乎容易許多。而當我雙腳踏回地面,張眼所見卻是家中房間的天花板。沒有情感的公雞顯示著日期時間,星期一早上六點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異眼客的部落格

異眼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