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眼:

 

這幾天一直在考慮 到底該從哪裡開始放

 

之前因為一些因素 所以把舊的文章都刪掉 導致我其實也忘了之前的篇幅到哪裡了XD"

 

所以就從頭開始囉~

 

也希望能有更多新朋友來欣賞這篇小說囉~^^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   夜幕低垂,壟罩了整個台北市。捷運行天宮站並不算是個年輕人夜晚聚集的場所,只有稀稀疏疏的幾人仍在街上徘徊。三、四台機車呼嘯而過,露出染成如金毛獅王般的頭髮,看上去都是些年輕的小伙子。一台計程車在路邊停下,車門打開後便聽到年輕女子的叫聲,催促著喝醉的肥禿中年男子下車。大概又是哪個老闆帶著自己的秘書去「應酬」吧?

 

    夜晚就是有這股魔力。不管你如何的拘束,總是可以讓你拋開這些枷鎖。

 

    就連犯罪也是一樣。

 

    一名披頭散髮的消瘦女子出了行天宮站,沿著松江路步履蹣跚的走著。寒冷的冬天身上卻只有一件薄夾克,腳下甚至沒有穿鞋子,瘦弱的臉龐看起來就像個垂死之人。旁邊的商店大多已經拉下鐵門,早上在附近販賣香與祭拜品的老婆婆們也都已經回家休息。

 

    她經過一間中醫診所。裡面還待著一名穿著白袍的年輕男醫師,戴著眼鏡在看資料。醫師抬起頭看了她一眼,微微皺眉。

 

    當然了。女人心想。這個年輕有為的醫生怎麼可能看得起她這個外表瘦弱,穿著單薄的人呢?在他眼中,她或許就是「下層人民」最標準的代表吧?

 

    她別過頭,繼續往前走。

 

    路上的行人都把自己包得緊緊的,或把手伸進口袋,或將脖子伸進衣領以躲避寒風,偶有幾人會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,顯然也是把她當成瘋子看待。

 

    又走了一小段路,女子來到行天宮門口。

 

    為什麼會來這裡?她心中也沒有答案,只覺得附近有一股熟悉的感覺,吸引她前來。

 

    她站在門口往裡面探去,不屑的「呿」了一聲。這些神明,不管是佛陀或是耶穌,甚至是阿拉,有哪些是真的能夠保佑人民的?全都只是些民眾用來欺騙自己的手法。再怎麼拜,有錢人還是一樣有錢,有權者還是一樣掌權,飢餓病死的還是那些人。所以她打從心底恥笑這些行為。

 

    這個世界有實力的人,才是神。

 

    正當她陷入一陣沉思中,突然察覺到周圍還存在別的東西。

 

    她望望四周,腳邊傳來一陣低鳴聲。她低頭往下看,一隻黑色的中型犬在她腳邊徘徊,不時抬頭望向女子,快速的搖動尾巴。

 

    她蹲下身,輕輕的撫摸黑狗的頭,柔聲道:

 

   「真抱歉,我也沒東西可以餵你……」

 

    黑狗也不知有沒有聽懂她的話語,只是乖順的讓女子摸著頭,舒服的瞇著眼睛。她起身再度環顧四周,微微笑了一下,轉進行天宮後面的小巷子,腳步緩慢的走著。小狗跟著她到巷口後便駐足不前,原本高舉的尾巴垂在腳邊。寧靜的夜晚使各種細微的聲響都顯得大聲。她的腳步聲在巷子裡「踏、踏」的迴響著,但是聲音大的不自然,而且不規律。

 

    後面還有一個腳步聲。

 

    一名男子從她走到行天宮後就一直跟著她,手裡還拿著酒瓶,一看就知道是一名遊手好閒的酒鬼。

 

    他跟著她走進巷子要幹嗎?是想要錢?還是想強姦她?

 

    錢,自己可沒有。剛剛搭捷運已經花掉她這週的餐費。身體,當然更不可能給他了。

 

    她加快了腳步。

 

    但這個行為似乎讓那名男子更加興奮,也快步上前,拉近了兩人間的距離。

 

    她越走越快,幾乎快跑了起來。但男子沉重的喘息聲卻越來越靠近,她甚至可以明顯地用後腦杓感覺到男子呼出的氣息。

 

    就在她正想快步逃離時,左腳忽然感覺到一陣濕潤。她回頭一看,左腳被一坨土黃色的黏液包覆著,而且被黏在地上,讓她無法動彈。

 

    巷口的流浪狗開始對著男子嚎叫,並發出沉悶的低吼聲,露出攻擊的姿勢。

 

    動物野性的本能,使牠感覺到危險的氣息。

 

    她抬頭望向男子。心中只浮現一個想法:這世界的可憐人怎麼這麼多啊?和他相比自己大概還算胖吧?眼窩和臉頰凹陷,斑白的亂髮和鬍子凌亂不堪,破爛的衣服遮掩不了他皮包骨的身材。深深的黑眼圈和瘦長的臉型讓人聯想到故事中的死神。長期沉浸在酒精中使他渾身散發出酒臭味。男子看到女子被他制伏,就像難得抓到獵物的獵人般,癡癡竊笑著。

 

   「嘻嘻嘻……妳還真會跑,追得我好累啊!不過中了我的黏液就算妳再會跑也沒用了。雖然在凡人面前使用能力違反規定,不過妳就要被我吃掉了,這樣也沒有目擊證人啦!」

 

    男子伸出舌頭,舔舔嘴唇。難聞的口臭味讓女子感到作嘔,將頭轉回去摀住口鼻。

 

   「放心吧,我餓很久了,沒心情折磨妳。只要妳別反抗、別亂叫,我會給妳一個痛快的。」

 

    黑狗持續吼叫著。男子感到不耐煩的往黑狗瞪去,嘶聲道:

 

   「閉上你的狗嘴!小心我連你一起吃掉!」

 

    兇猛的低吼變成軟弱的嗚嗚聲,牠雙腿夾著尾巴,趴在地上不再作聲。

 

    男子回頭看向他的獵物,張嘴準備往女子的頸部咬下。女子也轉過頭,冷冷地說了一句:

 

   「你,應該不是食人魔吧?」

 

    男子聽到這句話愣了一下,滿臉狐疑地望著女子。

 

   「妳這女的是怎麼回事?這麼不怕死?還是說是個瘋子啊?」

 

    女子聳聳肩,說:

 

   「既然我都要死了,那告訴我也無妨吧?」

 

    男子心裡有種不踏實的感覺。明明他才是居於上風的人,怎麼反而被獵物牽著鼻子走?不過這名女子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,晚點再慢慢吃她也不遲。他無奈地搔搔自己凌亂的絡腮鬍,用沙啞的聲音說:

 

   「好吧。就當作成全妳死前的最後一個心願吧!妳猜得沒錯,我不是食人魔,我是普通的人類,但是我有特殊能力。妳左腳的黏液是我用唾液變成的,不過需要酒精當催化劑,所以我才會嗜酒成性。而我的唾液同時也可以轉化成強酸,用來腐蝕和消化食物。如果不是因為生活條件太差,我也不會想到要吃人肉。這樣妳還有問題嗎?」

 

    他雙眼無神的望著女子,只想快點吃飽飯好回地下道去睡個覺。但女子的表情卻讓他更感困惑。

 

    她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,搖搖頭說:

 

   「沒問題了。好險你不是食人魔,這樣就太好了。」

 

    男子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麼,只覺得她大概真的個是不折不扣的瘋子。大概是照顧她的人一時沒注意,讓她出門或逃離瘋人院,然後隨便亂晃晃到這裡,好死不死被他遇到,只好送上一條命了。

 

    他搖搖頭,感概命運的不幸,又一次張開口準備咬下去時,卻聽女子繼續說道:

 

   「畢竟人界靈者的血,比較好喝啊!」

 

 

 

    黑狗早就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。本來還想說肉和骨頭可以分給牠吃的。女子擦擦嘴巴,心裡想著。她滿足的舔舔嘴唇。好久沒喝這麼飽了。這樣她就有體力繼續活下去。食人魔的血她當然也可以喝,但是人類的血還是比較美味。而且還剛好是一名靈者自投羅網,這裡大概是她的幸運地吧?只是沒想到連人界都出現吃食同類的事情,倒是讓她頗為訝異的。

 

    她看了看地上的乾屍。不過他原本就夠瘦了,所以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兩樣。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神透露出無比的驚恐,顯然在死前強烈感覺到死亡的恐懼。

 

     女子伸了伸懶腰,望向四周。現在該找個好地方,來為即將到來的事情做個準備。

 

    她繼續往巷內走去,身影漸漸消散在黑暗中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異眼客的部落格

異眼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